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育儿胎教] 【关中论坛网】清贫年代,我却拥有一个完美的童年

[复制链接]

185

主题

206

帖子

81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14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11-13 16: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告诉你,我的童年与你有多不同
文/四季风
微信群里,小儿下周运动会。看着幼儿园老师拍的攀援照片,又惊奇小家伙拍篮球都能不间断拍到二百多下。感觉青出于蓝胜于蓝,心里又高兴又羡慕又失落。
我的童年,与娃同年龄段,当然记不清楚了。那就说说能记得的事。
最初的记忆,父母从老家净身出户,先后租住在同巷子两户人家。我是在第一户人家出生,另一户人家里成长。依稀记得有个小猪是我小伙伴,妈说我总跟那家的大伯央求,让我家的小猪也吃点吧。
到后来,终于有了自己的新家。在县城南环路的后巷东头,紧靠城墙和骡马市场的地方,父亲申请到一块庄基地,盖了新房。
家里只有两间房,典型的关中半边盖的厦子房,外加一个灶房,灶房也没大门。墙上掏了一个三角形门洞,木板钉的栅栏门。
那时候的日子清寒。父母亲除了生产队挣工分,母亲在家里栽些果树,种些蔬菜,养些猪和鸡。现在最清晰的记忆是新盘土炕铺的麦草、后院的土城墙和土窑洞。
以前,大人忙劳作。都是大孩子带弟弟妹妹,一群孩子在巷道、城墙和田地里疯跑玩闹,大人根本无暇顾及。
640.webp.jpg
老家有我和哥哥一张照片,很小的模样,戴个瓜皮帽,小眼睛,穿着那种后面系带的小花罩衫。哥哥很壮实,高出我一头,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多少个黄昏,我和哥哥在前巷口等父母收工回家。那时候母亲在“积肥组”干活,“积肥组”干活的地点就在县屠宰场西边,屠宰场的废水流进了一个个事先挖好的方形深坑里,一大片土崖地,上开下挖,一点一点向后缩去。把取下来的土用手推车一车一车倒进废水坑里。经过放置发酵,就变成乌黑的农家肥。
640.webp (1).jpg
劳作中也有惊喜,母亲他们有时候会挖到一些墓葬,金银财宝没有,家里倒是多了些坛坛罐罐,小的我们玩,大的装鸡蛋或豆子等杂粮。
转眼我们都上了学前班,记得当年大人的笑语:“学前班,吃屎喝尿泡饼干。”想想也不咋样,县城里的小学条件还算好。五六米通长的厚木板用砖墩子支撑着,坐了一长溜小娃。总共有六七排,这里是大队部所在地,收了南边两个大队的孩子。
640.webp (2).jpg
下课了,我们就在院子里追逐嬉闹。生产队春天养蓖麻蚕,蚕蛹化成好大个的蝶,很丑的样子,产的卵像陕北的小米,一大群蝶儿在院子里飞来飞去,成了我们追赶捕捉的对象。
大队部里同时还有医疗站在教室旁边。只记得一个病人,就是弟弟。他当时才一两岁,用手抓了刚盛的热粥,烫得小手肿得圆鼓鼓的,手指呈现青黑色,感觉很疼痛很可怕!
大队部门口是莲花池,当时刚刚有了自来水,但是每村只有一个,家家户户排队担水吃。
莲花池连着洛河,最早县城好像吃得就是在这里沉淀的河水,池底下是黄黄的胶泥。后来池子废弃干涸,我们这些孩子跑到那里面捕捉蝴蝶,挖胶泥做胶泥枪玩。
我们的最高兴的游戏是在后面的城墙玩。
大荔古称同州,以前县政府门前对联“二华关大水,三城朝合阳”,内含州府管辖的潼关、华阴、华县及韩城等十县市,取长寿意,按照龟形建城并设置五门。
从后院家家户户连起来的城墙来看,非常宽厚结实,十公分左右厚的坚硬黄土,一层一层夯就,石柱夯的圆形浅窝整齐又密集。有的地方还可以看到传说炮击的洞。我们经常三五成群在城墙上窜,掏鸟窝,捡鸟蛋,沿着土坡滑溜溜,搞得跟土贼似的。
640.webp (3).jpg

城墙结实,我家后院有原来在城墙内挖的大窑洞,在洞子里养过牛驴猪鸡,在土平台上远望华山,晾晒粮食,夏夜我们还在上面借风纳凉。
只可惜这些文化遗产被父亲制作城“胡基”(以前砖很金贵,代替用黄土做的长方体土坯)卖了钱补贴家用,也有一些垫了庄基和茅厕,慢慢消失了。
孩童时候,玩得还有那种虎尾草花絮,两根钉子钉在地上,用一根绳子连起来,上面分两头倒放两只虎尾草的花絮,用瓦片反复摩擦钉子顶端,两只花絮相向运动,看谁的草能把对方的顶下去。
每次回家,我们都要关注土墙边的土蜘蛛。尤其是雨过天晴,用一根狗尾巴草去吊它出来。或者是用小棍子掀起他们用丝做的土洞盖,掀起又放下,反复几次,像是扣门。
它们也是很聪明,到门口就小心翼翼起来。一般用刀子迅速从旁边捅进土蜘蛛的通道,堵住后路一挑就弄出来捉住,拔了他的腿放在口里,咂腿上的咸味。
儿童的记忆力,吃的总是短缺。黑面膜、玉米发糕不好吃。白面杠子馍最好吃,每年麦收时节,大人都在地里忙夏收,队里都会蒸好杠子馍给用大车送到村里给我们这些疯玩的孩子吃。
640.webp (4).jpg
再就是外公上班的中医院有,有时候爷爷总是省下来给我们吃,尤其是有肉蒸碗的时候,可以美滋滋改善一次。外公在药房里上班,有时候就吃些山楂丸,或者是吃晾晒的杏仁,只可惜大部分都是苦的。拿根甘草也能嚼半天。
至今还记得弟弟刚出生,我蘸甘草泡的的水让他吸允。最好吃的当然是西瓜了,特别是有一次外公带了一个三白西瓜,“白皮、白瓤、白籽”,瓤沙、味甜、水多,口味独特,觉得非常新奇,当时还纳闷没籽的西瓜咋种出来的。
像电影的镜头,我就这样在疯跑中慢慢地长大了。母亲用拼起来的布片缝制了书包,花花绿绿像百纳衣,我高兴地背着书包去上学了。
我的童年,都是美好的回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