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国际资讯] 德国之翼坠毁航班副驾驶疑有心理问题

[复制链接]

36

主题

36

帖子

11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12
分享到:
发表于 2015-3-27 10: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8岁的副驾驶Andreas Lubitz(上图)没有不良案底,与恐怖分子也没有任何联系

16:55:

据熟识这位28岁的副驾驶的人透露,Andreas L是个“偏执狂”,一心想成为驾驶员,但心理不稳定,因此飞行培训才中断了几个月。

调查人员搜查了Andreas L在Montabaur(父母家)与杜塞尔多夫市郊的两处住所:Montabaur处,多名警察进入住宅,其中一人携带了一只纸箱。

挪威航空宣布即刻起,禁止飞行员在驾驶舱中独处。挪威航空一发言人表示:“从现在开始,驾驶舱中必须同时有两名飞行员。”如果其中一名飞行员由于如厕等原因需要出舱,则必须有一名乘务员代替进入驾驶舱。

在美国,这一规定其实已是惯例,但在欧洲尚未被广泛采纳。汉莎总裁施波尔则表示,汉莎认为这样的规定没有必要。

15:25:

3月26日下午两点半,汉莎航空公司就德国之翼客机坠毁原因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该失事客机由当时在驾驶舱中独处的副驾驶人为坠毁。

汉莎总裁施波尔(Carsten Spohr)与德国之翼总裁温克尔曼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听到法国官方最新消息后都震惊了。施波尔说:“飞机为副驾驶蓄意、有意识地人为坠毁,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这是一个悲剧性的个例,世上没有任何安全系统可以绝对排除这种情况的发生。这样的一个悲剧,是我们在噩梦中也无法想象的。”

新闻发布会中施波尔表示,全世界有个别航空公司要求驾驶舱必须同时有两名飞行员,但是汉莎却没有这个规定。该机机长等到飞机飞到一定的高度,才离开驾驶舱去洗手间,这样的做法已很得当。此外,汉莎对于飞行员有严格的心理测试,副驾驶Andreas L无论在医学上、心理上还是在专业测试方面都没有表现出异样的地方,“他100%有执飞能力。”

新闻发布会上,一名记者称,这名副驾驶在从杜塞尔多夫飞往巴塞罗那的过程中行为已经有些异样。施波尔回答:“我们暂时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消息,但是我们会进一步跟进。对我来说,如果有人拉着149人陪他一起死的话,那我们就不能仅仅用‘自杀’来形容这种行为。”

据施波尔称,副驾驶Andreas L.在6年前曾经一度中断了飞行培训,之后又重新恢复并且通过了考试。由于没有合适的飞行位置,在2013年当上副驾驶前,他还曾做过8个月的空少。从完成培训到真正成为飞行员,Andreas L花了11个月的时间等待,这个过程毫无问题。

副驾驶的情况还在进一步了解之中。德国之翼暂时没有公布副驾驶的具体信息,但会积极配合德国检方的调查。施波尔表示,汉莎也将重新思考当前挑选飞行人员的标准。

施波尔说:“这是我们集团历史上最可怕的事故,但我们充分相信我们的飞行员,他们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施波尔表示非常理解人们对于空难事故的心情,但是我仍然认为,飞机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

此外施波尔也强调,汉莎公司对于飞行机械有严格的管理措施,不会像有些人质疑的那样,汉莎母公司用新机,而子公司德国之翼用老飞机。

黑匣子飞行记录:

机场要求副驾驶员接管飞机驾驶。

然后听到,有人起身,驾驶舱门被打开。

副驾驶在这个时间点掌控飞机驾驶权。

他开始操纵飞机。

然后听见,有人要求进入驾驶舱。

副驾驶员没有作答。

没有作答。

可以听见驾驶舱里的呼吸声(表明副驾驶员生命迹象)。

呼吸声一直持续到飞机坠毁。

飞机坠毁之前乘客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飞机坠毁前一刻飞机中才发出尖叫。

快讯:今天凌晨,纽约时报称得到法国军方高层消息,德国之翼(Germanwings)飞机坠落前一名驾驶员被锁在驾驶舱外。

法国负责坠机事件调查的高级检察官Brice Robin今天中午12点半召开新闻发布会,确认了此消息,并进一步披露-当时被锁在舱外的是负责这趟航班驾驶的机长。

调查重点是坠机前30分钟:前20分钟一切正常,第21分钟,机长表示要出去一下,让副驾驶先监控飞机。机长在1分钟后回来,按呼叫键,副驾驶没有开门;机长连续按过几次呼叫后,按紧急密码想要进入,却发现驾驶舱被完全锁住,他大声呼唤副驾驶开门,却没有任何回应。

Brice Robin检察官公布,机长是在飞机平稳飞行,在自动模式下离开。而他离开后,副驾驶马上按下“下降”引擎,人为操作飞机坠毁。

据黑盒子记录的声音,飞机坠落前最后10分钟,独自在舱内的副驾驶呼吸平静,没有被挟持或身体不适、紧张的迹象。如果副驾驶发现危险,他可以与地面或附近飞机联系,但是都没有。在最后的10分钟,飞机以人为速度平稳下降,直至坠毁。

失事航班的机长执飞A320飞机已有约6000小时的飞行经验,加盟汉莎航空集团也已超过10年。而航班副驾驶的飞行经验仅是630小时,2013年9月从汉莎飞行学院完成培训,加盟德国之翼航空公司。

据飞行专家分析,630小时的经验无法支持一名飞行员独立完成飞行任务。

3月26日,美国《纽约时报》引述了解事故调查进程的“法国军方高层”爆料,被找回的驾驶舱语音记录仪显示,驾驶飞机的两名飞行员中的一名曾离开驾驶座位并开门走出驾驶舱,随后舱门被锁上,到客机坠毁前,舱门没有再被打开过。离开驾驶舱的飞行员曾经敲门和尝试大力砸门,但直至飞机坠毁前都没有再进入驾驶舱。

“我们不知道其中一名飞行员出驾驶舱的原因,”该消息源说。“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飞行终结的时刻,另一名飞行员是独自一人在驾驶仓内,而且没有去开舱门。”

录音显示驾驶舱门打开然后关上,“在此之后直至坠机前都没有人再进行过对话”。“你能够听到,他(舱外飞行员)在尝试破门而入。”

“9·11”恐怖袭击发生之后,飞机驾驶舱的开门方式进行了改进:驾驶舱外按钮呼叫,驾驶员通过摄像头确认来者身份后从舱内开门;驾驶舱外按钮呼叫,舱内无回应,工作人员可键入紧急密码,有2-3秒的时间开门。但如果舱门被驾驶员反锁,紧急密码无效

录音显示,在坠毁的“4U 9525”航班当日飞行初段,两名飞行员之间的对话十分正常。在敲门过程中约10分钟的时间里,飞机从3.8万英尺(约合1.1万米)的空中降至地面,并且过程渐进,显示出这架双引擎的空客A320客机当时并没有严重损毁。然而,在整个下降过程中,驾驶舱与空管人员之间没有任何通讯,也并未发出任何其他的紧急信号。


一名参与调查的官员表示,“在我看来,这太诡异了:飞机以正常速度下降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这一过程中却没有任何通讯。”他认为,这种现象出现有两种可能,或者是驾驶员故意不通讯,或者是他们丧失了行动能力。

汉莎航空旗下廉价航空公司德翼航空的A320空中巴士于当地时间3月24日上午从西班牙巴塞罗那飞往德国杜塞尔多夫途中突然急剧下降持续8分钟,之后在法国南部的阿尔卑斯山区坠毁。

在坠机现场,一名参与调查工作的高级官员称,工作人员发现了飞机另一个黑匣子——飞行数据记录仪——的外壳,但含有数据的内存卡没在里面,似乎被甩了出去,或是飞机撞地时遭到毁坏。卡里的数据包括飞行高度、速度、位置和飞机状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